2017-06-20 16:09:11

西門子一站式解決方案幫助金宇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金宇生物)通過部署智能製造設備來踐行“數字化”理念。這不僅加強了公司在中國獸用生物製品行業的領先地位,還將助力金宇進一步拓展國際市場。





金宇生物以其產品雜蛋白含量低,抗原含量高,免疫副作用小而享譽業內。公司不但率先攻克了動物疫苗產品懸浮培養技術的難關,還是口蹄疫疫苗行業標準的製定者。2015年終時,金宇生物已經在中國獸用生物製品行業排名第一,是中國獸用生物製品行業當之無愧的翹楚。




持久的創新和敏銳的嗅覺讓金宇在每次行業變遷之際都能抓住機遇,供給側改革、“中國製造2025”的大背景下,金宇生物又一次捕捉到了新的轉機,那就是製藥行業的“工業4.0”之路。




保持優勢

金宇生物深諳踐行“工業4.0”的理念需要借助戰略合作夥伴的力量。正如金宇生物董事長兼總裁張翀宇所述:“邁向‘工業4.0’之路需要不同夥伴之間的合作,單靠一個公司無法完成。”




十多年的努力讓金宇生物在動物疫苗製造行業已經處於中國領先地位,盡管如此,它麵臨的挑戰之一便是如何在未來幾年裏保持競爭優勢?




同時,本土企業和國際生物藥企之間還存在一定的差距,這些壓力都迫使金宇生物思考它將如何在未來十年裏進一步參與到全球市場的競爭中去?為了應對這些挑戰,公司必須構建對標國際一流標準的數字化製藥工廠。而西門子在數字化領域的豐富經驗和突出成績,就是金宇生物實現數字化轉型的最大助力。







金宇新廠區規劃鳥瞰圖




新的業務模式

如果按照傳統方式,就是由客戶描述期望,然後方案供應商告訴客戶自身能夠提供哪些設備、軟件和係統,而這些設備、軟件和係統又能夠解決哪些問題,最後由客戶來決定是否要采用。但是這種方式使得客戶無法深入理解自身存在的問題,也不知道實施新的解決方案到底會給他們帶來哪些好處?




這正是金宇生物麵臨的問題:公司想要擁抱數字化,做出改變已勢在必行,隻是缺乏有效、係統的實施。




所以為了克服這種傳統的客戶/供應商交互模式的局限性,西門子采用了全新的業務模式——從傳統的基於產品的銷售轉型成基於谘詢的服務,站在客戶的角度提供基於客戶需求的一站式解決方案。在這種模式之下,西門子通過願景研討會、現場調研、小組座談的形式充分了解金宇生物工廠的現狀,分析客戶目前在研發、生產、銷售、技術和運維方麵存在的問題,利用自身的專業知識,為其提供診斷谘詢報告,然後再談通過哪些具體的方案來解決這些問題。




角色定位

谘詢的過程也是西門子與客戶進行充分溝通的過程,為了從不同角度發掘客戶痛點,西門子任命了1個總體規劃小組和6個專家小組。




生產車間效果圖




這些小組專家們會接觸到金宇生物包括領導、管理人員、部門負責人、一線執行者乃至骨幹員工在內的各個層級的人。員工們對如何實現“工業4.0”這個問題關注的角度都不太一樣,但是所有人都會產生同樣的疑惑——製藥行業的數字化工廠到底會是什麼樣,每個人又會在工廠裏擔任什麼樣的角色?




為此,西門子首先在金宇內部舉行了“工業4.0”知識分享會,為不同層級的員工講解“工業4.0”的提出背景,發展情況以及中國各行各業中已經做出的數字化工廠實踐,尤其用西門子成都工廠(SEWC)和安貝格工廠(EWA)做例子,形象展示數字化工廠應該具備哪些元素。在此基礎上,西門子又把金宇生物不同職能部門的人員組織在一起,開展願景研討會,鼓勵員工之間相互交流,說出自己的想法和期盼。




通過這樣的預熱,既采集到了員工們的真實需求,也充分調動了大家的積極性,為後期的調研和項目實施創造了良好的氛圍。




梳理痛點

在對整個工廠抽絲剝繭的分析之後,西門子發現了金宇生物現存的幾大問題:




首先,工廠內設備不互聯,數據傳輸沒能形成電子化,這也是製藥行業作為過程工業所普遍存在的問題。不像汽車、手機等離散工業的流水線,疫苗等藥品是按批次生產的。也就是說工廠裏各項工藝之間是相互獨立的,包括控製器在內的各個設備之間也是獨立的,一段生產完了再運送到下一個工藝段,這就導致製藥行業的信息孤島普遍存在。在這個過程中,人員的職責分工、工藝銜接過程中需要耗費大量精力進行協調。




其次,產品可追溯性繁雜,數據基本以人工記載為主。金宇生物目前還要依靠紙質的方式下達生產指令,生產過程中的數據也都是靠紙質記錄,很有可能出現漏記、錯記甚至記錄丟失的問題,查找也不方便。一旦質量出現問題,追蹤起來相對繁瑣。但是製藥行業本身又很特殊,產品需要得到藥監局等國家監管部門的嚴格審批,這就要求生產流程的全程可追溯。

第1頁  第2頁  

http://www.autooo.net/papers/paper/2017-06-20/172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