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1 18:09:26

>

當段永平與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在數年前初次會麵時,他很確信庫克並不知道雙方會聊些什麼。但是現在,蘋果掌門人可能知道需要聊些哪些話題。

148999325451186700_a580x330.jpg

段永平是隱居在OPPO和Vivo兩個智能手機品牌背後的億萬富豪創始人。這兩個品牌去年在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同時擊敗了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蘋果。它們曾經被嘲弄為山寨版廉價iPhone,但在2016年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排行榜中,成功的讓蘋果退出三甲--這也是iPhone出貨量在中國市場首次出現下滑。

段永平在十年來首次接受彭博社采訪時表示,他之所以要殺入智能手機市場,是因為美國智能手機巨頭蘋果並不適應中國市場的競爭。他說,OPPO和ivo部署了蘋果不願采用的策略,如配置高端功能的廉價設備。蘋果之所以不願這樣做,是因為唯恐危及其在其它市場的獲勝法寶。

“因為存有缺陷,因此蘋果在中國市場不可能擊敗我們,”段永平表示。“這家公司有時可能過於固執。它做了很多偉大的事情,如它的操作係統,但我們在其他領域已經超過了它。”

這並不是說段永平不欣賞蘋果在全球的影響力。事實上,這位億萬富豪長期來一直癡迷於自己的美國競爭對手:段永平長期來一直是蘋果股東之一,而且也是蘋果首席執行官庫克不折不扣的粉絲之一。“我在多個場合遇見過庫克。他或許不記得我,但我們聊過一會。我非常喜歡他。”

蘋果方麵並未證實段永平與庫克會談的情況。不過從2013年開始,段永平就不斷發表博客文章,談論蘋果的產品、股價和運營情況。當時,蘋果股價隻是如今的一半左右。段永平確實需要“一個大口袋”,因為加上一部大量使用的iPhone,他隨身攜帶著4部設備。在2015年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段永平曾認為蘋果年利潤將在5年內達到1000億美元。段永平在接受采訪時並未透露在何時買入蘋果股票,但表示他大多數的海外資產仍與蘋果相關。段永平如今居住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帕洛阿爾托,這裏距蘋果庫比蒂諾的新總部並不遠。

“蘋果是一家卓越的公司,它是我們學習的楷模,”段永平說。“我們目前還沒有超過任何公司的概念,我們把精力一直放在提升自我上。”

因為段永平的投資智慧,他被中國媒體譽為“中國的股神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出生於江西省的段永平在一家國營真空管廠開始他的職業生涯,1990年前後,他離開這家工廠前往廣東。段永平推出的第一款產品是擁有雙墨盒插槽的“小霸王”遊戲機,與任天堂經典的“紅白機”FC遊戲機共同爭奪市場。因為缺少本土競爭對手,售價在人民幣100元至人民幣400元的小霸王很快在市場中熱銷。段永平甚至還請來功夫影星成龍為這款設備代言。到1995年時,小霸王的營收已經超過人民幣10億元。

1995年,段永平到東莞成立了步步高。對他的選擇當時很多人並不看好,但命運之神似乎對他特別眷顧,他跳槽到公司很快使“步步高”步步登高,成為中國無繩電話、VCD、MP3等行業中數一數二的品牌。在2000年前後,步步高旗下的子公司步步高通訊設備公司成為了中國最大的功能手機製造商之一,與諾基亞、摩托羅拉等公司展開直接對抗。

蘋果在2007年推出的第一代iPhone為OPPO和ivo鋪平了道路。雖然這兩個姊妹品牌的創始人均為段永平,但它們同為激烈的競爭對手,在印度、東南亞等市場展開激烈的角逐。市場調研公司IDC研究經理吉蘭傑特·考爾(Kiranjeet Kaur)表示,Oppo和vivo兩個品牌的銷售理念非常適合新興市場。

“得到段永平的真傳,這兩家公司完全了解如何讓用戶最滿意,”市場調研公司Canalys高級總監尼科爾·彭(Nicole Peng)表示。更重要的是,它們了解自己的千禧用戶。“兩家公司許多的經理都非常年輕,自畢業後一直就在兩家公司工作。”

2001年,40歲的段永平決定前往加利福尼亞,專注於投資和慈善事業。隨後,他買下思科董事會主席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曾住過的豪宅,並把家安在了那裏。但智能手機的到來讓這位企業家重新出山。

到了2005年之後,隨著功能手機銷量的下滑,步步高已處在破產的邊緣。段永平回憶說,當時華為、酷派等公司向市場推出了售價在人民幣1000元左右的智能手機,幾乎把步步高逼向絕境。“我們曾經慎重討論過用一種讓員工不會受到傷害、供應商不會虧錢的平靜方式關閉公司,”段永平說。

這些密集的頭腦風暴會議催生了兩家企業,繼續體現段永平的巨大成功。2005年,段永平和門生陳明永決定創辦一家新公司。這家名為OPPO的新公司最初銷售音樂播放器,並從2011年增加了智能手機業務。2009年,步步高自己創辦了vivo,由段永平的另一位弟子沈煒負責。

“製造手機不是我的命令,”段永平說。“但我認為我們能夠在這個市場做得很好。”

起初,OPPO和vivo兩個品牌並未在市場中獲得太多的關注。通過革命性的應用係統和華麗的界麵,iPhone迷住了用戶;黑莓則繼續統治著企業市場。不過依賴著名人代言和中國市場龐大的分銷網絡,OPPO和vivo發起了營銷閃電戰。它們塑造出吸引千禧用戶群體的負擔得起的形象,隨後又為自己的設備配置了高端規格。從表麵上看,OPPO和vivo目前在充電速度、存儲量和待機時間等方麵都已優於iPhone。

這種策略取得了實效。IDC預計,Oppo和vivo 2016年在中國市場的出貨量超過1.47億部,讓華為的7660萬部、蘋果的4490萬部和小米的4150萬部相形見絀。去年第四季度,OPPO和vivo占據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第一和第三位,第二位是華為。IDC分析師Tay Xiaohan表示,它們的營銷策略在中國三、四線城市特別奏效,因為在這些市場,中端價位的智能手機仍是主流。

OPPO和vivo同時還在本土智能手機市場外取得了一些發展。去年第四季度,OPPO和vivo分別是全球第四和第五大智能手機製造商。在OPPO的出貨量當中,有大約四分之一流向印度等市場。這家公司希望在蘋果建立有意義的市場存在之前,搶先在此類市場獲得發展。

“智能手機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機遇。我們預計未來至少10年至20年,不會有產品替代智能手機。不過我們也不清楚將會怎樣,”段永平說。

另一方麵,庫克上周末在北京表示,蘋果沒有為市場份額設定特定目標。“中國市場的競爭更加激烈--這不僅是在智能手機產業,在許多產業也是如此,”庫克說。“這要歸功於中國本土企業的精神,致力於做出更好的產品。”

盡管仍是OPPO和vivo的大股東之一,但段永平一直在刻意保持與這兩家中國智能手機製造商的距離。段永平表示,他喜歡遠離聚光燈,與妻子和孩子在加州享受生活。事實上,為避免讓這兩家公司“分心”,雖然段永平會出席它們的董事會會議,但主要通過互聯網獲取兩家公司的相關信息。

段永平的對手們已不再那麼通情達理。去年10月,小米聯合創始人雷軍就抨擊了在農村地區建立密集零售店渠道追求快速銷售的競爭對手。雷軍當時表示,競爭對手使用“不對稱的信息”欺騙買家回避小米,導致小米從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龍頭位置滑落下來。

“這些人的說法簡直荒謬至極,”段永平未指名道姓的說。“當有人談論信息不對稱時,本質上就是他們認為消費者是白癡。”

段永平目前最明顯的激情是股票投資,這也是他為何在2006年要花費62.01萬美元與巴菲特共進午餐。在博客文章中分享高爾夫與蘋果秘籍的同時,段永平經常會引用巴菲特的話語。

段永平精明金融投資者的聲譽,部分源自於對網易的投資。在網絡泡沫破滅時,網易股價一度曾跌至0.13美元,且因為審計問題可能成為首家退市的中國概念股。段永平在2002年斥資僅200萬美元,以0.16美元的均價買入大約5%的網易股票。網易提交給美國證券委員會的報告顯示,截至2009年第一季度末,段永平仍持有超過400萬股網易股票。不過段永平表示,在網易股價達到40美元後,他拋售了大多數的網易持股。上周五,網易股價在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報收於291.50美元。

段永平的另一項投資是貴州茅台。他說,他在2012年年底以人民幣180元的價格買入貴州茅台的股票。如今,貴州茅台的股價已超過人民幣370元。

段永平並不羞於談論他的股票交易,尤其是蘋果,盡管這家公司2016年的銷售額出現了罕見的下滑。但是回顧他過去幾十年間從第一代企業家到股票投資人的經曆,他最引以為豪的經曆還是在步步高。盡管他聲稱要保持一定的距離,但他承認擔心這家公司的接班、以及企業文化能否會在

另一代領導人手中得到生存。

雖然OPPO和vivo目前發展的不錯,但並不保證這兩家企業在快速變革的智能手機產業一定能夠取得成功。除去營銷推廣外,這兩個品牌都已開始重點推廣手機的功能。在不久前巴塞羅那舉行的世界移動大會中,OPPO就展示了迄今為止最先進的攝像頭技術。

可以肯定的是,段永平不會再出山出任一名活躍的高管,他選擇讓其他人來處理未來的挑戰。“許多年前我就明確表示,我不會再回來。如果他們無法解決一些問題,那麼我也不能。”段永平說。

第1頁  

http://www.autooo.net/ic/tech/2017-03-21/60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