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2 20:36:22

>

 都用支付寶掃碼行乞了,這是馬雲前幾天分享的一個真實段子。這事不隻發生在杭州,濟南也有,隻不過新聞照片中濟南乞丐手持的是微信二維碼。碼背後,兩個巨頭轉戰線下,打得火熱而深入。

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份額在過去兩年經曆了怎樣的變化?國外知名科技網站theInformation製作了一張中國移動支付市場交易份額曲線圖,直觀勾勒出這個變化趨勢,數據來源顯示是Analysys(易觀)。有意思的是,兩者的曲線呈現工整的“折疊對稱”效果,微信支付(包括手Q支付)份額增,支付寶份額就降,反之亦然。兩家之外的其他移動支付基本是一條水平曲線,加在一起占比不過10%。

2016Q1(2016年一季度)和2016Q4是曲線的兩個轉折起點。在第一個轉折點之前,支付寶的份額從2014Q4的79%緩慢下降到72%,對應微信支付的份額從8%增長到16%。但第一個轉折點之後,曲線斜率變得陡峭,微信支付曲線的升,伴隨著支付寶曲線的降。直到第二個轉折點到來時,此時支付寶份額為50%,微信為38%。這之後出現了拐點,支付寶漲至54%,微信支付降至37%(2016Q4數據)。寡頭格局已現。

1c6c0006845b963c1c66.jpg

配圖

這裏需要明確兩個統計標準:一是市場份額統計的是交易金額,不是交易筆數。微信紅包單除夕一天就有超過4億人參與收發,平均每筆金額卻很低。但紅包的確開啟了2016Q1這個轉折點之後微信支付的快速增長通路,因為高頻的紅包帶動了像轉賬、繳費、掃碼付款等其他行為。

二是統計範疇。易觀的分析師回應說,這裏統計的是所有由用戶主動發起的在移動設備上完成的交易。也就是說,線下掃碼付隻是範疇中的一小部分,像用手機網購、打車、信用卡還款、涉及虛擬賬戶的轉賬、手機買理財產品等也都算在內。

艾瑞的相關報告披露了結構數據。以2016Q4為例,占比最多的是個人應用類(68.1%),比如信用卡還款、虛擬賬戶(之間或與銀行卡)轉賬、手機充值、生活繳費等;第二位是移動金融(15.1%),比如購買貨幣基金等理財產品;第三位(11.6%)才是移動電商、團購、出行、航旅、線下掃碼付等行為。但具體到每家廠商的結構構成是保密協議中的條款,不對外公布。

可見,讓消費者最直觀感受到的“碼戰”目前隻是整個移動支付大盤中的一角小蛋糕。但從近四個季度的趨勢看,這部分的占比一直在增長。與生活繳費、虛擬賬戶轉賬、買理財產品等行為相比,線下這塊是真正的高頻,這也是為什麼現在你進入一家麵包店、連鎖快餐店,甚至水果攤,看見左邊微信支付在每逢周五滿30減5(元),右邊支付寶打出獎勵金翻番、周二8折。大規模的補貼將兩家的線下毛利壓得很低,但誰也不敢斷然取消,因為地推和補貼力度的效果真實地反映在曲線圖上。

以前,圈子裏會聽說美團和點評的地推人員因野蠻拆除對方的宣傳物料而大打出手,但以騰訊和阿裏的身份,線下目前還沒看到這種姿勢的撕扯,雙方拚的還是碼背後的能力。這個月中旬,支付寶口碑發布了“口碑碼”戰略,支付寶的小程序也蓄勢待發,這些都被視為對抗微信年初上線的小程序,後者最近一個月在功能細節上做了很多更新。

從商家的角度看,微信小程序具有一定門檻,有報道稱商戶(餐飲類)委托第三方ISV開發一套專屬微信小程序的成本在3萬元上下,比原生App便宜,但仍是一筆不小的支出,好處是商家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在功能上DIY,前提是遵守微信的統一模板。另一邊,如果把口碑碼看作一種針對商戶的小程序,它背後提供的是一個線下入口,消費者掃碼後進入的是商家的口碑店鋪,裏麵除了付款功能,還可以點菜、挑選技師、寫點評等。細分消費數據會回流給商戶,比如店長可以看到今天有哪些人點了魚香肉絲這道菜。商家可以利用這些數據做分層營銷。

從消費者角度看,優惠力度與使用習慣仍是目前左右選擇的主要因素。在區域上,支付寶在江浙滬具有明顯優勢,而北京和廣州微信支付的用戶規模更大,這種直觀感受也得到兩家公司部分內部人士的認可。與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這三個成熟區域相比,更多非成熟的長尾市場將是新增量的主要貢獻地。

和打車軟件、電商平台一樣,線下移動支付也符合“雙邊網絡效應”理論,即支持手機付款的商家與場景越豐富、體驗越順暢,用戶就越多、越傾向於手機支付,反過來也會讓更多商家加入移動支付體係,平台的價值越大。不同區域的乞丐會針對當地用戶的使用習慣去選擇支付寶或微信,說明移動支付的用戶市場本身也符合“同邊網絡效應”(如果不把乞丐理解為商戶)。

2016年,中國移動支付市場規模已是美國的50倍。以這個趨勢發展,線下掃碼付款的規模未來很可能超過移動電商、虛擬賬戶轉賬、理財等其他移動支付場景。那個能將商戶和用戶都服務好、產生更強網絡效應的平台,將在這場“碼戰”中勝出。

第1頁  

http://www.autooo.net/ic/tech/2017-05-02/60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