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4 14:19:38

川普上任後,整天把“美國製造”掛在嘴上,同時也說服了像福特、英特爾等啟動遲滯多年的美國境內工場擴增計劃。當然,這讓很多國內電子信息製造業人士緊張與不安,但這影響到底會有多深遠?中美的電子信息製造業是完全競爭與取代嗎?同時,馬雲在訪美時提出連接美國百萬中小企業的計劃。這兩件事上,產業或許有差別,但動機來源是相同的。其實這已經隱藏了中美電子信息製造業的關係。

 

da58a66f0fdabaf741bb03dbd045bc31.jpg

1、美國電子信息製造業數據對比

之前我們在參加美國中部設計製造業展會時,與近百美國本土的ODM、EMS或小型加工廠洽談合作,就發現美國其實是有不小的電子信息相關的設計製造業。從傳統的汽車城芝加哥、明尼阿波利斯、一路往南到伊利諾伊州、印第安納州、堪薩斯州、亞特蘭大等傳統的製造業地區,除了汽車外,特別在重型機械,航天與醫療都有很好的供應鏈體係。

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的數據所示,2015年美國的電子信息製造業工業生產總值約為3,800億美元,占其工業生產總值的1.23%。而根據中國統計局數據,2015年中國的電子信息產業中,年主營業務收入人民幣2000萬元及以上的企業,其工業生產總值就約為13萬億美元,占其工業生產總值的8.28%。這個數據還難以囊括中國深圳一帶的所有中小型電子設計製造廠商,二者差距足足有約4倍之多。足以可以見美國雖然有不小的電子信息相關製造業,但目前還是難以與中國比較。

雖然數據上看起來差距很大,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電子信息產業主要處於供應鏈上層,他們牢牢掌握核心技術、品牌、精密製造等優勢資源,生產製造等環節主要外包給亞洲國家,故而生產總值較低。而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生產總值看似較高,卻處於供應鏈下遊,承擔大量技術含量較低的製造環節。

2、電子信息製造業暫時難以回歸美國

在美國政府的多項促進製造業回流的政策下,或許許多製造業已經開始逐步進行搬遷。但中國電子信息製造業則並沒有那麼容易回流,原因有以下4點:

勞動力成本暫時較低:雖然中國的藍領階層的薪酬一直在上升,但還僅僅是美國藍領的1/8。不過生產製造的工業自動化浪潮很可能會將該優勢磨滅殆盡;

複雜的配套供應鏈難以短時間轉移:中國做了近三十年的世界工廠,以至於世界上大部分電子產品都印著“Made in China”,在這期間建立起來的產業供應鏈複雜且龐大,不可能短時間內能回流美國;

76a952f3759e7bcba8518b63fbce9704.jpg

熟練的產業工人和生產製造技術難以短時間複製:美國已經放棄製造業太久了,長期以來,美國技術人員主要從事研發與設計,很多大學甚至早就關閉了製造技術和製造科學方麵的專業和課程。想要製造業回流,需要大量的生產製造人才和技術;

行業氣氛原因:可以說在全球範圍內,中國深圳有最多的硬件工程師,最積極的科技氛圍,最強和最靈活的生產製造能力。這裏的人有著高度的工作熱情以及積極快速的響應態度。無論其企業是蓬勃發展或是艱困經營,他們很少拒絕新的生意,且大部分的人都渴求嚐試新事物,使他們能夠學習和成長。這一點在美國還是較難見到。

3、製造業回流遇上物聯網浪潮,中國企業將繁榮還是衰敗?

雖然電子信息製造業回流美國不易,但在美國政府的一係列政策促進的影響下,回流或許也隻是遲早的問題。尤其是最近全球物聯網行業的興起,給國內設計製造企業帶來了許多生意機會。許多行業人士都開始擔心這樣一個問題:在物聯網浪潮來臨之際,製造業回流美國,是否會嚴重影響中國物聯網產業相關企業?

答案是:很難。本質上物聯網硬件特性是少量多樣,且物聯網服務中硬件占約35%,剩下的是軟件與服務,所以硬件並不是需要斤斤計較之處,或許有兩位數利潤是最適合搬回美國設計生產。但物聯網有幾個特點不是地理局限的生產製造可以解決的:

物聯網應用是跨領域跨技術:完整的物聯網解決方案要整合多種技術,軟硬件及其商業邏輯;

物聯網及其應用是有地區性的: 美國的物聯網醫療應用肯定跟中國需求不同。 同一種設備可能有70%的元器件是相同的,但不會像電腦一樣,到哪都是一個屏一個鍵盤與主機;

物聯網硬件是需直接麵對客戶的: 供貨商夥伴的招集與合作非常複雜,因為客戶的需求不再隻是平板要裝什麼內存,手機的屏要多大,外殼是金屬還是玻璃。而是完全從頭規劃,沒有標準和架構。

考慮到以上問題,不難發現,缺乏下遊供應鏈、生產製造經驗以及積極的行業氛圍的美國電子信息行業,如果僅僅是想要滿足其本地的需求和市場,或許不會太難實現。但一旦想進入全球市場,相比僅依靠美國本土的電子企業,中國深圳的設計製造企業將更靈活、更快速、更低成本,是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

4、物聯網複雜的生態合作需求遠大於競爭

我們看到的契機在哪呢?回到馬雲的想法:互聯網連接全世界。透過互聯網來建構與完善物聯網供應鏈生態,建立中美電子信息產業的合作與互補。舉例來說,中國在高壓電網、高速鐵路、大規模人員管理的經驗與數據可以成為某些物聯網垂直應用的核心。同時中國深圳一帶的彈性設計製造能力,可以配合美國軟硬件供應商組合方案,讓美國在醫療管理、智慧城市、科技農業的小規模物聯網應用可以延伸到更大的市場。

就像最近美國幾個巨頭公司在實踐智慧城市,做了幾個試點。組合了GE、AT&A、Intel、Advantek等大廠,結合當地軟件服務,利用智能路燈來落地。這是一個很好的美國試點,但無法大規模展開。原因有幾點:

落地的硬件需要因地製宜: 例如在美國要監測的數據跟在中國不同,在中國可能PM2.5就是一個剛需。路燈結構、電力係統、環境也不同;

數據邏輯分析和運營方法不同:數據采集後分析的重點與反饋機製需要考慮當地實際情況;

軟件與網絡服務也不同:AT&T顯然進不了國內營運,軟件管理係統也不相同。

考慮到以上幾點,不難發現其實國內特別是深圳一帶的供應商可以在硬件上做靈活、快速支持響應,海外營運商可以將軟件模塊與核心硬件授權到國內,雙方攜手則可以進攻全球市場。

5、通過互聯網銜接中美在物聯網市場的合作

在雲服務與商業智能建立後,透過不同智能硬件與傳感器來提升服務價值與廣度。這些都需要一個完整、反應快速、協作順暢的供應鏈網絡,來連接從端到端,從小至大,跨技術與領域的供應商們,同時這些供應商還需要與客戶進行緊密的溝通合作。

國內已提出“中國製造2025”概念,明確指出供應鏈升級與服務化的方向。海爾在這方麵已經展現了家電工廠如何走向升級擁抱智能。川普的 Made in USA 也會推動智慧工廠的早日實踐。物聯網的垂直市場浪潮也在眼前。

b94816f5103560c8df46bba8dacbd94e.jpg

我們期待透過互聯網來鏈接中美設計與生產製造的合作,一同推動物聯網改變世界的目標。也唯有以互聯網為基礎,才可能讓以日為開發周期的、來自於矽穀、伊利昂、深圳、北京等地的夥伴們,同時進行如智能健康管理物聯網應用解決方案的開發與生產。

同時,中國的設計製造企業也更應該投入這場合作中去,在合作中借助美國本土的先進科技以及初創企業經驗,完善高端製造技術,提升服務質量與響應速度,加快產業升級與轉型,提升企業綜合競爭力和不可替代性。因此,一再強調中國製造業成本低的觀念亟需改變,中國企業也需要重新認識美國製造業回流給中國帶來的機會。


第1頁  

http://www.autooo.net/autooo/elec/news/2017-03-14/170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