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4 14:20:44

“2016年中國浪費的風電,可以供一個大城市用一整年!”

以上結論並非空穴來風。據環保組織數據統計,2014至2016年,中國部分地區棄風呈攀升趨勢:2016年棄風總量高達497億千瓦時,是2014年的4倍。甘肅、新疆、內蒙古、吉林和黑龍江五個省區,3年棄風量就接近800億千瓦時,相當於天津市2015年全年的用電量。

這組數字的比較,讓我們對棄風造成的損失感到震驚。李克強總理在做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分析“加快解決燃煤汙染”問題時也提到,“抓緊解決機製和技術問題,優先保障可再生能源發電上網,有效緩解棄水、棄風、棄光狀況”。

三棄問題為何難解?有哪些措施可以緩解這個問題?“實際上,新能源發電消納問題從新能源發電伊始就存在,是個複雜的係統性問題,解決起來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專職副理事長王誌軒表示。

緣何遭棄

過去5年,中國可再生能源發電取得長足發展,新能源裝機與發電一躍成為世界第一。

據統計,至2016年年末,中國風電裝機已經達到149GW(吉瓦),光伏裝機達到77GW,同期德國風電裝機49GW,光伏裝機40GW。2016年全年,中國並網風力發電占總發電量的4%,並網光伏發電占比為1.1%。

無論發展規模、發展速度,還是整個新能源發電產業鏈,中國在世界上都處於領先位置。然而,盡管我國新能源發電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其中的問題仍然突出。

“棄風、棄光問題已嚴重製約了我國新能源產業的健康發展。”王誌軒表示。

造成棄風、棄光問題的主要原因是,新能源發展與電力係統的協調性不好。王誌軒指出,現行的電力係統是以常規化石能源為基礎的電力係統運行,由於新能源大規模發展以及電力電能的特性,使其與傳統的電力係統不論是從技術、基礎設施、電力市場特性還是行業管理上都存在不協調問題。

另外,從經濟利益來看,企業、地方政府的利益與更高層麵的社會利益“並不完全一致,存在利益難以平衡和社會承受能力有限等問題。”王誌軒說。

“經濟新常態也使得電力需求明顯下降。”王誌軒說,經濟新常態使電力供需平衡這一促進電力發展的基本矛盾,由長期以來的以供應不足為矛盾的主要方麵,向需求不足為矛盾的主要方麵轉變。在電力市場需求不足的同時,擴大裝機容量的發展慣性仍然很大。

經濟新常態環境下,全球低碳發展、清潔發展對電力結構調整提出新的要求,而新能源發電的間歇性、波動性與燃煤發電比較還有較大距離,同時成本與煤電相比還較高,其碳成本還沒有真正進入到經濟核算係統中,增加了新能源財政補貼壓力和競爭性壓力。王誌軒表示,棄風、棄光形成原因的複雜性,導致了解決方法也多種多樣,“同樣需要係統協調和推進”。

上下求索

棄風、棄光等問題關乎電源係統的布局、結構、輸送通道以及就地消納和整個電網平衡的問題,問題雖多,但解決新能源發電消納難題的政策也在不斷推進。

目前,國家能源局已經開始對部分燃煤機組進行改造,使其能夠在更低負荷下運行,便於更加靈活地參與電網調峰調頻。抽水蓄能電站和氣電調峰機組也都已經開始建設,“國家規劃2020年完成2.2億千瓦的煤電靈活性改造,力度很大。”王誌軒說。

輸配電網的建設和改造也在進行,依靠外輸通道,把三北(東北、華北、西北)地區的富餘新能源發電跨省進行消納,同時也要進行配網的建設和改造,以滿足就地消納分布式電源接入和外部輸入新電源電能的需要。同時,新型儲能技術的研究和開發也正在推進。

在3月5日政協委員分組討論會上,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理事長劉振亞在發言中強調,清潔能源的開發與配置失衡,煤電發展沒有考慮資源稟賦、環境製約、投資效應。“其實,哪兒缺電不一定要在哪兒建電廠,而是要在有資源的地方建,再用電網送過去”。

“美國燃氣輪機的裝機比例比煤電還要高,一些發達國家靈活調節的電源比重已經達到30%以上。”王誌軒說,製定靈活性調節電源製度,沒有一定的電價政策和市場機製是不行的,“我國的市場化機製落後,也影響了建設靈活性調節電源的積極性”。

所有的措施目的都是為了體現新能源的商品屬性、社會屬性和在不同發展階段的作用,“要正確處理在新能源發展上政府與市場的關係,逐步過渡到讓市場對能源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王誌軒指出。

相關的政策激勵機製也應該完善,王誌軒提到,比如峰穀電價和分時電價政策,建立健全常規能源為新能源調峰的輔助服務、補償機製和市場機製。

道阻且長

棄風、棄光問題的研究是2016年中電聯的三大課題之一,也是今年全國兩會上經濟界和能源領域政協委員們關心的話題。

3月6日舉行的政協分組會議上一場關於緩解“棄風、棄光”的討論中,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原司令員華士飛在分析將新疆的風電“西電東送”的成本後表示,“這與當地的電價相比仍然是經濟的”。

國家能源局在年初印發的《2017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中提出,“嚴格控製棄風限電嚴重地區新增並網項目”“對棄風率超過20%的省份暫停安排新建風電規模”。

在今年1月的國家能源局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能源局發展規劃司副司長何勇健表示,“棄風”“棄光”問題主要體現在能源係統的不平衡、不協調和不可持續,要通過能源係統整體優化來解決這一問題。

王誌軒指出,解決棄風棄光問題,根本手段還是要嚴格執行規劃。需要根據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大力發展抽水蓄能、調峰氣電、煤電靈活性改造等消納手段。需要進一步促進可再生發電跨區消納,在繼續建設電力外送通道的同時,國家需要對跨區消納開展更強有力的統籌與安排。

國家電網公司在近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提出了20項措施緩解棄風棄光問題,並表示力爭到2020年根本解決新能源消納問題,棄風棄光率控製在5%以內。

“國家‘十三五’能源發展規劃和電力發展規劃都提出了要在‘十三五’末力爭將棄風棄光率控製在合理水平,有關領導卻解讀為努力把‘三北’地區的棄風棄光率控製在5%以內,這是不對的。”王誌軒認為這一任務仍非常艱巨,“除了國家電網公司的努力外,也需要政府部門和各主體的共同努力。”



第1頁  

http://www.autooo.net/autooo/elec/news/2017-03-14/170868.html